分享: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内涵

2013年02月25日 10:22 本文来源于 财新《中国改革》 | 评论(0 单页阅读
   作为改革目标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显然应当是一种“好”的市场经济,是社会和谐、公平程度较高的市场经济
毫无疑问,“现代市场经济”是当代生产力条件下最适应生产力发展需要的、先进性最好的经济体制。CFP :钮一新

  【财新《中国改革》】(特约作者 应宜逊)自从1992年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写入中共十四大报告并作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后,中国的改革与发展大大加快,成绩令世人瞩目。另一方面,社会贫富差距迅速扩大等多种社会矛盾也快速地发展了。造成上述格局的原因颇多,从改革理论方面考察,便是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真实涵义缺乏科学合理的界定,以致在实际改革过程中往往被“各取所需”,进而造成这样那样的偏差。

  笔者认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坚持社会主义方向的“现代市场经济”。

市场经济的两种类型

  市场经济是建立在“大规模商品生产”基础上的,是与资本主义这一历史发展阶段相联系的。因为,在封建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水平下,还不可能形成“大规模商品生产”,进而也不可能出现市场经济。

  市场经济有两种基本类型:古典市场经济和现代市场经济。两者的基本区别在于,是否显现“资本主义积累的一般规律”。

  古典市场经济也就是经典资本主义,它是完全符合马克思所著《资本论》描述的资本主义社会。它由于缺乏必要的社会公平,进而社会再生产不断地受到破坏,大大影响经济效率。古典市场经济有两大基本特征。一是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社会不断两极分化。由于劳动力商品以劳动力价值出卖,因而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资本的积累,资本的有机构成不断提高,社会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不断上升。二是周期性的经济危机。由于社会两极分化,广大劳动者的消费增长跟不上经济增长,因而社会消费倾向偏低、总需求不足,进而周期性地爆发经济危机。

  现代市场经济起始于上世纪30年代。1929年爆发的经济大危机,意味着经典资本主义制度走到了尽头。美国1933年开始的“罗斯福新政”,从经济到政治对经典资本主义制度进行了一系列深刻的改革,建立了有力的国家调控和收入再分配,使得古典市场经济的两大特征扭曲、变形,不再明显。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不再随生产力的发展而上升,并且还有所下降,最终被控制在0.3-0.4的“中等程度不平等”范围,社会关系趋于“和谐”。进而,“总需求不足”便从源头上得到良好治理,以至经济危机基本熨平。据前苏联学者研究,1953年-1985年,在世界主要大国中,经济运行最平稳的是法国,次为美国。“二战”后,“罗斯福新政”的基本经验通过凯恩斯主义的理论“包装”,在西方发达国家中普遍推行,进而使这些国家纷纷步入“现代市场经济”。以瑞典为代表的北欧模式国家也是“现代市场经济”国家的组成部分,只不过北欧模式的社会公平程度更高一些而已(注意,北欧模式国家都是人口不多的小国)。

  毫无疑问,“现代市场经济”是当代生产力条件下最适应生产力发展需要的、先进性最好的经济体制。当代,不仅那些最发达的国家,而且那些在“现代化”道路 上从“后进”追赶“发达”最卓有成效的国家,无一不是“现代市场经济”国家和地区。比如“二战”后的日本与亚洲“四小龙”,它们随着工业化的进展,基尼系数是趋向下降的,与19世纪欧美国家工业化时期完全不同。而那些基尼系数居高不下,甚至还在不断扩大的、实际上还基本停留在“古典市场经济”的国家,如某些拉丁美洲国家,则在“现代化”道路上步履维艰,其中有的国家虽然也曾一时辉煌,但最终还是由于社会矛盾重重而陷入相对停滞。

  “现代市场经济”虽然尚未彻底脱离特定的历史发展阶段,但是与《资本论》所描述的经典资本主义制度相比,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不但经典资本主义的两大基本特征变得模糊了,而且全体公民都分享了经济发展成果,也即社会生产的目的基本上已成为“追求社会进步最大化”。在金钱观念上,美国从上世纪60年代末开始,法国从上个世纪70年代末开始,年轻人不愿继承遗产成为社会风尚,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初,法国的律师因此而失去了三分之一的工作;目前,美国的富豪们已经不愿意将财产留给子女,而是要在生前就还归社会,用于公益事业。又比如劳动观念,在美国人的心目中,任何为社会所需要的劳动都是受人尊敬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因而,大学生、研究生在课余去洗碗、端盘子、擦皮鞋、做保姆等等“低端”行业的就十分平常。再比如,官员为老百姓的“公仆”、人人平等、反对各种各样的歧视、职工参与企业管理,等等,不仅已经是深入人心的理念,更是体现在具体的日常工作生活中。

  法国经济学家吉尔贝尔特·勃拉尔顿曾经论证过现代市场经济与经典资本主义的区别。他说,“(现代)市场经济与(经典)资本主义的逻辑是极其不同的。”“(现代)市场经济追求的目标不仅仅是利润,重要的是追求经济发展,提高实际生产率,因而提高居民的实际收入。相反,(经典)资本主义追求的只是企业利润。”“以下5个参数的结合排列顺序可以显示是(经典)资本主义经济逻辑还是非(经典)资本主义经济逻辑。这5个参数是:一是当事人的决策自由和对决策的责任;二是全体当事人协商参与决策;三是所有权的法律属性;四是利润最大化;五是经济进步和和社会进步最大化。例如,一、三(生产资料所有权的私有性质)、四的结合显示出强烈的(经典)资本主义逻辑,而一、二、五、三、四的结合则表明(经典)资本主义逻辑的消失。”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目标的提出,是一次思想大解放、认识大飞跃。意味着中国将通过改革最终完全脱离计划经济体制。但是,由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一改革目标的内涵需要不断清晰,改革过程中的盲目性时有表现。一会儿强调“与国际接轨”,一会儿又强调“中国国情”,有时是跟着感觉走,甚至是跟着特殊利益集团的鼓点走。十年来,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急剧扩大,基尼系数已达到0.47以上,远远超过0.4的警戒线。世界银行也指出,中国在不长的时间内,就由社会贫富较为均匀的国家演变为较为不均匀的国家,这在世界经济发展中是很少见的。经济高速增长与社会矛盾加剧并存的情况表明,十多年来,中国实际上更多体现着“古典市场经济”的某些特征。当然,这并不是改革的初衷。

  作为改革目标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显然应当是一种“好”的市场经济,是社会和谐、公平程度较高的市场经济。唯此,才有可能真正地端正改革航向,实现改革初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