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网 > 热搜 > 正文

热搜|在今年春天,非洲猪瘟为何“插上翅膀”难以防范

2019年07月18日 14:25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是什么原因,导致疫情防控在一些地方的养殖场、兽医站检疫、运输、屠宰等环节层层失守?
2019年3月9日,陕西榆林,靖边张家畔一公路交叉口,工作人员在交通警察的配合下,对过往车辆喷洒消毒液。2月27日消息,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自2018年8月非洲猪瘟疫情在辽宁沈阳出现以来,仅仅经过了半年,它就迅速蔓延至全国除台湾、澳门外的所有省级行政区。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一走博白到玉林那条线,我就得关上车窗,那股死猪味熏得人气都喘不上来。路边全是死猪,很多就扔在路中间,车轧过去肉都给碾碎了。”

  2019年5月30日,财新记者搭乘一辆由广西玉林市开往博白县的大巴车,说起四五月间当地的死猪场面,大巴司机直做呕吐状。

  自2018年8月非洲猪瘟疫情在辽宁沈阳出现以来,仅仅经过了半年,它就迅速蔓延至全国除台湾、澳门外的所有省级行政区。

  博白县当地的疫情得到确认,则是在2019年5月27日——据农业农村部官网,玉林市博白县旺茂镇某养殖户饲养的生猪发生非洲猪瘟疫情,存栏生猪1头,发病1头。

  这数字听起来颇为荒诞:一个养殖户不可能只养1头生猪。所谓存栏生猪1头,应当是只剩下了这1头。那么其他猪呢?

  财新记者杜偲偲、陈抒宁、齐小美由此展开调查采访,还原了非洲猪瘟疫情防控如何在一些地区的猪场、兽医站检疫、运输、屠宰等各个环节失守;而一些地方政府的视而不见、鸵鸟政策甚至迟报、瞒报,更让疫情快速扩散。

  早在2019年4月,博白县旺茂镇的养殖户们就开始致电兽医站,报告生猪大量异常死亡情况。但兽医站并未到场查看、抽血检测,而是直接让养殖户将死猪拖到无害化处理中心。死猪太多,无害化处理中心忙不过来,很多养殖户只得先把死猪放在路边,或自己挖坑埋掉。

  而对栏里还没有死的生猪,政府没有组织扑杀。由于没有认定非洲猪瘟疫情,也就没有扑杀补贴。想挽回损失的养殖户于是抓紧抛售。“大猪1.5元-2元一斤,有的时候甚至几毛钱一斤,一头母猪一两百块钱就卖掉了。”

  猪出栏进入市场,必须到兽医站进行产地检疫。但以往兽医站检疫走形式的问题比较普遍,基层兽医站又大多人手不足,这一环节也在很多地区出现了漏洞。

  而猪贩很快嗅到了“商机”,从两广低价收购生猪,运往河南、湖南、江西、安徽等地。在高额利润的刺激下,甚至有人铤而走险,用伪造检疫证件等方式跨区运猪。

  到处跑的贩猪车,成为了病毒扩散的完美载体。广西柳州一位猪场经理认为,现在大猪车“95%以上都是带病毒的”。他甚至不敢买外地饲料,担心饲料是用运猪车从北方拉回来的。

  接下来问题到了屠宰场。屠宰场与养殖场之间存在运输人员、车辆、工具等的频繁接触,而屠宰场检疫的工作量大且水平有限,让这里成为了绝佳的病毒集散地。

  猪贩为躲避沿路的检疫站排查,总是在深夜运猪至屠宰场,在夜里要进行大量检测。另一方面,只要猪肉一出屠宰场大门,就与动物检疫部门无关,这导致有些驻场兽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按农业农村部相关规定,生猪屠宰场在屠宰后要对血液进行抽样并经“PCR检测”。但在末端的屠宰场实际操作中,有时连抽检也难以落实。广西柳州一家屠宰场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市里只有一台PCR检测仪。

  5月中下旬,一批活猪在贵州省贵阳市乌当区的屠宰场死亡,被确诊死因为非洲猪瘟。据调查,这批病猪由货主从外省非法调入,自此一路追溯到广西玉林市博白县旺茂镇——它们正来自那个后来被公布存栏生猪1头、发病1头的养猪场……

  以上内容来自财新对非洲猪瘟疫情的完整调查报道,全文共1.2万字,详尽还原了疫情问题的方方面面。请点击阅读:

  特稿|非洲猪瘟调查:病毒是如何插上翅膀的

责任编辑:王嘉鹏 | 版面编辑:许金玲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