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当前位置: 财新网 > 热搜 > 农行

农行

华融宣布发行不超过29亿美元海外债 实发19亿(更新)
从离婚的边缘走来

。”   我愣了大半秒,望着手上绿色的卡,破口而出:“多少钱?”   “不到 3 万。”心里翻了个白眼,这点钱,咋养我?嘴角却抑制不住地上扬。   从相识相恋到步入婚姻的七年里,先生虽没能兑现“养我

发布时间:2019-05-24
评论(0)

信、华融国际金控、汇丰银行、瑞惠证券和渣打银行。 联席簿记管理人(Joint-Bookrunner)有国际、美林美银、Bison Bank、国泰世华商业银行、建行国际、中信银行国际、中金、招商证券

热评:

发布时间:2019-05-21
评论(6)

、中行子公司设在北京,办公地点分别位于北京市金融街中海凯旋大厦和国际企业大厦内,建行、理财子公司拟设广东省深圳市,交行拟设在上海。大行理财子公司在北、上、深三地将呈三足鼎立之势。 具备一定条件和要

热评:

babyyyyy(财新网iPhone版)17天23小时15分34秒前
求跳槽
漫话戏语(新浪微博)48分33秒前
应该是银保监会[皱眉]
冥想发呆就好(新浪微博)18天9小时45分17秒前
赚钱的幌子
发布时间:2019-05-20
评论(7)

A股。 2016年2月,出任董事长仅一年多的刘士余,接棒肖钢成为证监会第八任主席。2019年1月26日,工行原董事长易会满接任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正式卸任后赴任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一职。 5

热评:

宗鹏彤谦(浙江省杭州市)18天22小时49分40秒前
可以可以。。。。
财新网友a4QSlw(广西)19天13小时19分56秒前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间!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财新网友a4QSlw(广西)19天17小时7分29秒前
证监会原主席上任时说,股市的春天要到了,结果如何呢?
发布时间:2019-05-19
评论(0)

行。此后未见有公开活动的报道。 2016年2月,出任董事长仅一年多的刘士余,接棒肖钢成为证监会第八任主席。2019年1月26日,工行原董事长易会满接任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正式卸任后赴任供销总社党组副

热评:

发布时间:2019-05-18
评论(3)

报告的这段话,暗示了LPR或有望担当新的“利率锚”的角色。 目前公布的一年期LPR,由中行、工行、、建行、交行、招商银行、浦发银行、中信银行、兴业银行、民生银行十家银行组成报价团报价所得,是银行对

热评:

CWF5006(财新网iPhone版)19天22小时19分57秒前
怕就怕最后实体贷款利率没降,房贷利率和房地产融资利率继续降
xiaovor(新浪微博)58秒前
利率,汇率,资本可自由兑换,三个里面只能控制两个。
向中行(新浪微博)21天18小时46分39秒前
央行报告
发布时间:2019-05-16
评论(0)

化显著。其中,工行、建行、分别增长2274%、129%、119%。 “这主要是市场变动的影响。”许旭明告诉财新记者,今年一季度境内人民币债券利率和境外美元利率均下行,相应的债券价格往上走,大行持有

热评:

发布时间:2019-05-15
评论(3)

贷款利率,仅较基准利率上浮2%。 多位银行人士指出,工行、在利率执行上下降较多。据财新记者了解,从2018年7月开始,农业银行常州分行对于授信1000万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已经降至4.77

热评:

十万小新(新浪微博)24天9小时3分26秒前
给未来挖坑
黄雁城(财新网Android版)24天14小时45分22秒前
运动式放贷是给未来挖坑
拯救世界的胖纸(新浪微博)24天18小时41分23秒前
融资贵始终不是民企和小微融资的症结,毕竟价格不可能长时间脱离市场,解决了融资难,这个目标其实也就达到了
发布时间:2019-05-08
评论(3)

,大摩这次并未调整工行(H股)和建行(H股)的评级,报告称主要原因是H股的估值没有A股高。对于A股和H股评级都被下调的和中行,大摩表示“近期两家银行频繁进行管理层调整,对其未来的发展方向持疑”。 此

热评:

oisq(新浪微博)31天10小时58分8秒前
但四大的利率,真的貸得到,就是赚到。而且四大真的什么就是什么,潜规则是最少的,也是最专业的,虽然很多客户就抵押用不到。
财新网友123456(日本)31天12小时8分15秒前
信贷基金
Sevenoo(财新网iPhone版)31天13小时53分14秒前
商业不可持续的信贷政策将对银行未来不良率和利润产生影响
专题推荐: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0 1 2 3 4 5 6 7 8 9
热词推荐
内蒙古银行 中央巡视组 总统辩论 黄坤明 平安众筹网 融创中国 王晓东 债转股 平安众筹网 法国国旗 好大一棵树 陈有西 毛超峰 宏观调控 释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