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当前位置: 财新网 > 热搜 > 张维迎

张维迎

加快产业政策转型生死攸关
加快产业政策转型生死攸关

文 | 吴敬琏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去年林毅夫、张维迎两位教授在北大有一场引起了学界、产业界、政界广泛关注的关于产业政策的讨论,这场讨论影响很大。我自己看了他们两个的意见以后,也做了一些学习和研...

发布时间:2017-09-18
评论(0)

作者按:本文是应邀为《学习与探索》而作,目的是在学术上澄清产业政策的有效范围,在政策上提醒政企合谋型产业政策的滥用。我们区分了两种产业政策:以国企为微观基础的产业政策,以民企为微观基础的产业政策。建议产业政策要逐步与民企对接,才能减少软预算约束和腐败问题。   摘要:产业政策是否有用是一个伪问题,真问题是何时有用。现有研究认为,产业政策的有效边界取决于激励机制和发展阶段,而本文认为中国产业政策的有效边界与企业的所有制有关。本文首先界定了产业政策的定义和范围,然后区分了基于国企的产业政策和基于民企的产业政策。根据国企和民企面临的约束条件和目标函数差异,本文推导了以国企和民企为微观基础的产业政策所...

热评:

发布时间:2017-09-07
评论(0)

文|朱俊生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 继《大转型:中国改革下一步》之后,韦森教授近期又出版《中国经济增长的真实逻辑》(中信出版社,2017年7月第1版),再次聚焦中国经济的当下格局、长期增长前景以及合宜的政府宏观经济政策。自2012年开始,中国的实际和潜在GDP增速都在下降。韦森教授在新著中回应了如下现实与理论问题:如何解释中国经济曾经的高速成长?如何看待经济增速的下行?政府应当采取什么样的宏观政策?未来中国当走什么样的社会发展道路?在当前纷繁复杂的政治经济形势下,韦森教授的新著出版具有独特的理论意义,有助于改革回到“良序市场经济运行的制度基础”这一根本性的问题上来。 一、市场化改革是...

热评:

发布时间:2017-08-25
评论(0)

编者按:随着中国经济增长进入新常态,创新作为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也已成为共识。然而,创新不会凭空产生,也非一蹴而就,它需要合适的环境和条件。近期,《比较》编辑室、北京大学法学院、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以及北京大学知识产权学院组织了一场关于“知识产权与创新”的研讨会,邀请了经济学界和法学界的专家出席讨论。中南政法大学教授吴汉东、对外经贸大学教授黄勇、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杨明,分别从法律和知识产权的视角讨论了如何通过知识产权保护来推动创新;而伦敦经济学院教授尚克曼、长江商学院教授许成钢、北京大学教授张维迎和香港大学研究员郭迪,则从经济学的视角讨论创新得以产生和繁荣的制度环境、激励机制。我们...

热评:

发布时间:2017-08-24
评论(0)

  企业家精神是经济持续增长的源泉 *作者为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本文第一稿完成于2016年10月,2017年2月20日修改定稿。文中的主要观点曾在一些论坛上讲过。 中国经济经过30多年的高速增长后,最近6年连续下降,从2010年的10.4%下降到2016年的6.7%。当然,这样连续几年下降的情况过去也发生过,比如从1993年到2000年,增长速度连续7年下降,从1993年的14.2%下降到2000年的7.6%,无论下降幅度还是持续时间,都比这一轮更甚。一个自然的问题是,这一轮下降是周期性的还是趋势性的?在我看来,有周期性的因素(2009年强刺激政策的结果),但主要是趋势性的。过去30多年...

热评:

发布时间:2017-08-24
评论(2)

【财新网】(记者 杜珂)8月24日上午9时,安志文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大礼堂举行。 工作人员告诉财新记者,一早,张德江、俞正声、王岐山以及马凯、张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来到灵堂,吊唁安老。何立峰、楼继伟、刘士余等有关部门负责人也前来与安老告别。各界人士近千人参加告别仪式。 图片来源:财新记者 杜珂 8时半左右,就有原体改系统的同事,早早来到现场。还有原西北局子弟在石景山路与去八宝山革命公墓的上庄东街交叉路口举牌等待,相约一起与安老这位陕西老乡做最后的告别。 8月14日早晨9时10分,第十二届中共中央候补委员、原中顾委委员、原第六机械工业部部长、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原成员、原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

热评:

姜定村(腾讯微博)45天20小时38分4秒前
这挽联没好好校稿……/难过
赫赫7170(陕西省宝鸡市)45天22小时13分21秒前
安志文说自己一生只干了两件事,一是学习计划经济,搞计划工作,一是改变计划经济,搞市场经济。难得的改革家走了,他一定希望把改革留下。
发布时间:2017-08-24
评论(0)

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教授在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所做演讲“新制度经济学的来龙去脉”,原载《交大法学》2015年第3期,于今年8月16日重刊于《中评周刊》第28期。笔者细读之后,一方面欣赏其叙述生动深入,敢于数落许多诺奖大师的“错误”;一方面对其几个论点摸不着头脑,想许多其他读者,也有同感,特此向张教授请教,希望《中评周刊》能够得到张教授的解释文章。   笔者几十年前读了张教授的《买橘者言》与《中国的前途》,就大大欣赏张教授的文章,自叹不如,并写信给中国总理,建议他们向张教授请教。去年读了张教授的《多情应笑我》,也觉得很兴趣,比《红楼梦》好很多(对我)。因此,本文纯粹是探讨真理,不是人身攻击。张教...

热评:

发布时间:2017-08-24
评论(0)

【摘要】创新已成为发展不容置疑的生命线,企业和企业家如此,国家和民族如此,人类和机器人(人工智能)也是如此。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在人和人、人和非人、人和地球永无休止的大博弈中,胜利将永远属于永续创新的“新新人类”! 知识的本质和“新新人类”   昨天刚写了一篇城市化的文论,题目是套改周天勇教授的。今天再写一篇发展时评,题目还是“套改车”:将张维迎教授“知识的本质和企业家精神”演讲标题的后半句,改成了“新新人类”。   套改很不严肃,但这还算是“小事一桩”。真正的大事是一模一样的内容,居然标明的作者大相径庭。一说是张维迎的,一说是周其仁的。前日我还在杭州和周老师有一番交集,居然也就疏忘了当面问询...

热评:

发布时间:2017-08-22
评论(3)

文|王明远   原中国经济体改研究会国家改革与战略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改革内参》编辑 8月14日,原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以下简称“体改委”)党组书记、副主任安志文先生去世,改革开放之初的第一届体改委领导,至今已全部作古。1982年体改委成立时第一届领导成员分别是:主任赵紫阳,副主任薄一波、杜星垣、安志文、周太和、童大林,顾问薛暮桥、马洪,专职委员廖季立、詹武等。这些人可以说是中国经济改革的拓荒者和工程师。然而,除了赵、薄外,其他人物世人所知甚少,甚至连专门研究改革开放历史的专家都感到陌生。本文简单介绍他们的事迹,梳理他们的思想,以表示对安志文先生及其他第一代体改人的怀念(有必要说明,当时...

热评:

财新网友BbU(上海市浦东新区)45天22小时26分33秒前
感谢财新,出来这样的好文章!啥也不说了!中国多点胡舒立这样的人,前途不至于太悲观!
财新网友Pic(北京市)46天16小时29分36秒前
第一代体改委,是改革初期,中共党内承前启后的仁人志士。随着他们的陆续退场,改革也逐渐变了味儿。但人民不会忘记他们。 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他们的业绩,必将照亮今后的道路。 好在,他们大都能健康长寿。这也让后来者更具信心,因为“心怀天下,人能长寿”。
隐参数7330(财新网Android版)47天13小时12分41秒前
改革的亢奋一遇到政治目的,就开始疲软了,消气了,耷拉膀子了。那些极少有的“政治智慧”从来就没有走出体制性悖论……即使他们一切都看明白了,也无济于事。
专题推荐: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0 1 2 3 4 5 6 7 8 9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