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网 > 健康 > 正文

国家援鄂医疗队专家马靖:各年龄段对新冠病毒易感率差不多

2020年01月28日 23:09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马靖认为,目前是确诊病例高发期,尚未到顶,拐点还在观察中。从封城那天算起往后两周,直到2月6日是比较关键的时期
每个年龄段都会感染新冠病毒,这个病毒易感性对每个年龄段的人都是差不多的。但是根据不同的人群特征,得病率和病重程度会有所区别,有基础病和体质差的老年人容易发展成重症;那些参与社会活动多的人接触病毒的机会多,发病率相对也会高一些。

  【财新网】(记者 萧辉)1月26日晚,由六家在京委管医院组建的121人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抵达武汉参与救援。这支医疗救援“国家队”包括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医院、中日友好医院、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六家在京委属委管医院,抽调重症医学科、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感染科专家共121人,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马靖即是其中一员。参与过2003年抗击非典的马靖告诉财新记者,目前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高发期,尚未到顶,拐点还在观察中,千万不能对防治工作掉以轻心。她表示,传染病的控制需要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这些环节都做到了,传染病才能逐步控制。“由于目前患者较多,第一步控制传染源非常艰巨,我们需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

  财新记者:你们1月26日到达后,开展了哪些工作?

  马靖:1月26日夜晚我们抵达武汉, 1月27日被分到华中科大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以下简称同济中法院区)参与救援,该院区按传染病病房要求重新改造600张床位用于接收新冠病人。昨天我们国家医疗队参加了新冠病毒防控知识培训,进行防护流程演练,然后去中法院区进行实地考察,这两天都在熟悉情况,从感控角度充实一些病房建设的建议,合理设计工作流程,摸底中法院区的情况。今天我在同济中法院区看到大量的病人都排着长队外面等着收治和隔离,情况比较严峻,应认真对待,在人员、技术和硬件物资上要做充分的准备。

  财新记者:截止1月27日24时,国家卫计委收到全国30个省份累计确认病例4515例,重症病例976例,一天时间新增确诊病例1771例,新增重症病例515例,你如何看待确诊病例激增的情况?

  马靖:现在看到的确诊病例急剧上升,是因为武汉1月23日封城之前积累了大量病人,现在是高峰爆发期,相信还会有更多新发的确诊病例。新冠病毒的最长潜伏期是两周,从封城那天算起的往后两周,直到2月6日是比较关键的时期,千万不能对防治工作掉以轻心。

  还有一点是诊断的手段在增加,检测的试剂盒投入增加,有些疑似病人前期没有检测出来,现在检测出来了,所以确诊案例在增加。这并不见得是坏事,公开透明公布疫情对于防治传染病是件好事。

  财新记者:你对此次疫情的趋势有什么判断,何时会出现拐点?

  马靖:现在确诊的病人和疑似病人还在治疗中,疗效尚待观察,现在判断趋势和拐点还为时尚早,关键是能否控制传染源,也就是患病的患者,如果这些患者能及时收治,切断其在社会上的传播途径,则新增确诊案例逐渐减少,病患转好的转化率提高,确诊病例的增长率下降,到那时就会出现拐点。现在还不好判断,只能说疫情形势还是很严峻的。但是我们有信心能遏制住疫情蔓延,取得决定性的胜利。

  财新记者:对于重症病人的救治,有把握吗?

  马靖:现在还没有针对新冠病毒的特效药,有希望的药物还在做临床观察。新冠病毒虽然传染性高于SARS,但是目前看整体上致死率没有SARS高。新冠病毒和其他类型的病毒性肺炎相比,除了传染性比较高,治疗的手段和方法相似。我们会利用可能有效的药物和手段进行综合治疗,包括危重症患者的机械通气技术甚至体外生命支持技术都用上,增加救治的机会。

  财新记者:早期发病的以4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居多,现在几岁的小孩和青年人也感染了新冠病毒,是不是感染新冠病毒不分年龄段?

  马靖:早期表现出小孩和年轻人少,可能是暴露偏倚造成的,目前看人类对这个病毒普遍易感,每个年龄段都会感染新冠病毒。但是根据不同的人群特征,患病率和病重程度会有所区别,有基础病和体质差的老年人容易发展成重症;那些参与社会活动多的人接触病毒的机会多,发病率相对也会高一些。小孩发病,主要是通过家庭接触,包括母婴接触。对于新冠病毒防控最好的办法就是控制感染源(患者)和切断传播途径(消毒、隔离),呼吁大家这段时间尽量减少出门,提高身体免疫力。

  财新记者:2003年你也参加过SARS一线诊治,你认为我们可以从抗击SARS上借鉴哪些经验?

  马靖:抗击新冠病毒,可以参照抗击SARS的很多经验,主要是防控传染病,早诊断,早隔离,避免人群聚集,保持通风,个人注意防护。现在床位有限,还有一些疑似病人没有收治住院,政府正在加大力度扩充病床,最理想的条件是收纳所有的疑似病人。

  在临床治疗上,17年过去了,基础研究在进步,新的药品出现,诊治手段也有所提高。我们在SARS期间,已经总结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救治经验,北大医院曾救治了380名SARS患者,病死率仅3.8%。这些经验无疑将有助于新冠肺炎的救治,两者存在很多相似之处。况且,SARS之时,我们没有检测手段,仅靠临床诊断。但今天我们可以进行病原学诊断。现在还发现了一些可能有效的药物。另外,医院感控技术上较SARS时代有了本质的不同。这些将会为我们战胜疫情提供重要的技术保障。

  财新记者:新冠病毒在湖北以外的其他省市也陆续出现,如何避免出现武汉这么大规模的疫情爆发?

  马靖:新冠病毒是传染性很强的病毒,防止传染病是公共卫生领域的重大事件,关键要在早期疫情阶段把好关,尽早隔离患者,尽早找出传染源,阻断传播,比起大规模疫情爆发后再来诊治,会有效得多。避免其他地区病毒的落地生根,在社区出现持续传播是非常关键的。

  我们要相信科学,依靠科学,防治传染病不仅是医疗领域的事情,也和行政体系密切相关。在疫情严峻的情况下,封城的决定会对防控有很大帮助。武汉确实做出了一定的牺牲,但武汉并不孤单,举国支援、同舟共济,只有打赢武汉保卫战,才能取得全国阻击新冠病毒的胜利。

  此文限时免费阅读。感谢热心读者订阅财新通,支持新闻人一线探求真相!成为财新通会员,畅读财新网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新冠肺炎防疫全纪录(实时更新中)

责任编辑:高昱 | 版面编辑:吴秋晗

图片推荐

暂无排行数据!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启东事件 秦晓 卖座网 李克 金融危机 李显龙 嘉能可 马里 武警部队 布雷顿森林体系 信用卡提现 钓鱼台七号院 私募债 陈一新 王儒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