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当前位置: 财新网 > 热搜 > 撤点并校

撤点并校

什么样的房子能装下三孩?

一种土地资源的浪费。   教学上的公共服务质量同样不如人意。从全国范围来看,人口出生的顶峰在1987年,20年后进入低谷,但大部分学校并没有因此进入小班化。2001-2010年全国范围内的“

发布时间:2021-03-05
评论(1)

,其中提到,由于流动儿童无法留在特大城市而返乡就学,出现新的“回流趋势”,然而因农村中小学等因素,这些孩子“离城不返乡”、“返乡不回村”,就读于家乡周边的城镇学校,或者从大城市回流至周边的中小城

热评:

新FO3(财新网iPhone版)142天23小时41分39秒前
非京籍上学的问题哪一天能解决呢
发布时间:2021-02-26
评论(0)

”带给家庭的新增通勤成本,保障低收入家庭的儿童获得良好的学前教育和基础教育,普惠性的通勤补助制度势在必行。发达地区的一些村庄已有这方面的制度安排。2018年,我们课题组走访广州市白云区江高镇长岗

热评:

发布时间:2021-02-15
评论(0)

基层中小学大量,尤其在农村,导致农村、县镇、城市幼儿园分别大幅减少4、1.5、0.9万所。   2001-2019年全国幼儿园所数从11.2万增至28.1万所,公立幼儿园数从6.7万所减少至

热评:

发布时间:2020-12-03
评论(9)

。一个新的趋势在于,由于农村中小学等因素,这些孩子“离城不返乡”、“返乡不回村”,就读于家乡周边的城镇学校,或者从大城市回流至周边的中小城市。 据201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数据显示,全国受

热评:

375054(北京市)233天22小时3分9秒前
留守儿童vs回流儿童。
正态分布(财新网Android版)234天18小时26分47秒前
没有这部分儿童的权利被剥夺,哪来另一部分儿童的超级待遇?
财新网友y7fur2(财新网Android版)234天20小时11分1秒前
此“儿童”非彼“儿童”
发布时间:2020-09-11
评论(2)

来解决当地的问题,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统一的要求。 本世纪之初,农村“”曾推行十余年,带来上学难、上学远、上学贵、校车事故频出、辍学率提升等一系列问题。当前,随着农村生源逐渐减少,农村小规模

热评:

俗人俗事的蜀(财新网Android版)316天9小时5分44秒前
農村不可能消失,完全單向的人口流動就不對,所以單純以城市化規模論得失,並不妥當。 因為農業生產效率提高造成的農村人口減少才是合理的,現實是許多農村土地荒蕪,人去屋空,農村教育的問題終歸是農業農民的問題。
五道口纳什(财新网Android版)318天2小时45分13秒前
我们乡各村的小学都合并到乡中心小学了,从我们村到乡中心小学有8公里,村里很多人为了孩子上学只能直接到城里买房再让一个家长进城陪读。小学的孩子自己不可能自己往返八公里上学,乡村又没有公共交通。家长也是被逼无奈的选择,跟城里的年轻人一样都背上了沉重的房贷
发布时间:2020-07-20
评论(0)

总体趋势不会发生较大转变。虽然“”不再成为制度上的要求,但政策的放缓或停止并不能阻绝它所形成的引导力量。为了寻求更优质的教育资源,乡村学校的学生向城镇聚拢,同时很多家长也在往城镇迁移,劳动力也

热评:

发布时间:2019-09-01
评论(4)

露出的,是农村底层教育资源严重匮乏的一个缩影。 2005年起,新化县掀起一场“”的狂澜,即大量撤销农村原有的中小学,使学生集中到小部分城镇学校,这使原来几乎“每村一小学”的格局被打破。据邬小应

热评:

活人间(上海市)22秒前
娃在父母工作地上学,天经地义的事,为什么就不能实施哪? 折腾成留守儿童,在缺少爱与关注的环境下长大的公民,于国于民,是福是祸,不能感同身受吗?
太阳照常升起S2D(财新网iPhone版)45分28秒前
学生16.5万人,其中小学生12万人。这样一算,县里中高学生才4.5万人,哪怕有一部分去市里读中学和高中,升学率也太低了点吧,下一步需要抓学生的升学率。
1sd23f(贵州省黔东南州凯里市)694天6小时20分18秒前
年轻人出去了,就生老人小孩,现在又赶小孩,农村还有什么。脑袋一拍,一刀切
发布时间:2019-08-16
评论(0)

镇构成,在之前,整个片区有近30所学校,到了2011年,片区里就还有七所学校。撤并前,有个镇上的学校下面还管理了七八个村小,现在就只有两个幼儿园的点了。村里的娃娃要在当地上学的话,至少都要到镇

热评:

图片

专题推荐: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0 1 2 3 4 5 6 7 8 9
热词推荐
资本充足率 同洲电子 华润银行 刘志庚 股灾 澳大利亚选举 五大战区 难民危机 辅仁药业 洛克菲勒中心 阿根廷总统 张进 吴晓灵 陈一新 tpp协议